好看的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愛下-第三百二十八章 戰爭與友誼展示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巨石狠狠的砸在城墙之上,顿时,在炸裂之中,城墙轰然倒塌,在城墙上的士卒惨嚎着,随着城墙一同被淹没。箭矢不间断的落在了城墙之上,听着耳边的破空声,廉颇高高的举起了大盾,盾上插满了箭矢,廉颇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握着矛…廉颇抛出了手中的矛,矛猛地洞穿了刚刚爬上城墙的秦国士卒,带着他掉落。
魏国的将士们高举着盾牌,就在箭雨之中作战,只要是出现了失误,他们就会被永远的被钉死在这里,不知在什么时候,天空中乌云密布,在惊雷声中,秦人的战鼓愈发的大声,震耳欲聋,秦国的士卒们整齐的站在城墙的周围,不断的轮流进攻,他们完全不必担心来自城墙的反击。
因为在射手这方面,秦国是完全占据着优势的,敌人根本不敢拉弓反击。
他们能够不慌不忙的在城下聚集,随即不间断的开始轮换攻势,这样的攻势,对廉颇来说,是非常致命的,因为他需要带着这些军队,持续的作战,像戈矛这些兵器,重量都不轻,加上对方的箭矢,士卒们需要盾牌的掩护,想要举起这些来作战,是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
举着盾牌,就是什么都不做,只是举上片刻,都会觉得酸痛,何况是举着盾牌持续作战,还不能休息…秦国可以轮流的进攻,而他们不能轮换,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在这次的战争里,廉颇做的已经足够出色,他在付出了三万多人的代价之后,也是让秦国失去了近半的战斗力,拖延了蒙骜的推进速度。
廉颇和蒙骜心里都明白,无论山阳能否攻破,秦国都没有实力再继续推进了,廉颇的抵抗太过顽强,秦国的粮食也不能支撑蒙骜继续作战,可是,山阳是必须要拿下来的,拿下了这里,秦国就直接掐住了魏国的脖颈,魏国但凡敢反抗,秦国就能直接掐死他,就在这个咽喉要道,战争还在持续。
魏国的士卒们已经有些举不起盾牌了,体力的消耗,加上他们这些天饿着肚子,使得他们面临崩溃,有不少的士卒已经哭了起来,他们已经绝望了,他们已经不想再承受这样的痛苦了,手臂似乎要断裂了,整个人都感觉要炸开,钻心的痛苦,于是乎,这些人丢下了盾牌,直接抱着敌人从城墙上跳跃,比起这样的痛苦,死亡要更好受一些。
剩下的人,就是纯粹靠着自己的毅力和信念来继续战斗。
南面和西面的城墙被攻破,秦国的士卒们不断的涌进来,迅速在城墙上扩散,终于,秦人停止了射箭,因为继续射箭会伤到自己人,而廉颇则是带着人,朝着这两个方向的登城士卒发动了进攻,当廉颇冲进了敌人之中后,他手中的长矛不断的出击,刺死了一个又一个的秦人,他的速度极快,敌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杀死。
当长矛折断之后,廉颇直接从地面上捡起武器来,继续厮杀,他愣是在秦人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周围的秦人纷纷倒下,而跟随在他身后的士卒们,怒吼着,跟随他直接将这些登上城池的敌人给杀回去,秦国的士卒聚集在城墙边沿,被推搡着挑落下来,廉颇将最后一个敌人踹下了城墙,这才继续朝着西面的城墙杀了过去。
战斗继续了整整一天,最夸张的时候,三面城墙都被秦人拿下,可是,那个廉颇,就好像是不知道疲倦的杀人机器,在四个方向的城墙之间来回的作战,越来越多的人死在了他的手里,到了夜里,蒙骜只能停止攻城,而廉颇则是召集城内的百姓,来帮忙医治伤兵,希望他们能帮忙来做一些防御工事。
廉颇喘着气,看着地面上那堆积如山的尸体,他已经变成了血人,模样令人恐惧,他擦掉了自己眼前的血迹,看着自己脚边的那些尸体,久久都没有言语。很快,就有医来为廉颇医治,当医解下廉颇的盔甲的时候,他被吓蒙了,他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战斗,会让一个人背负如此严重的伤势。
廉颇的身上插着好几支箭矢,有不少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更是有被矛所刺穿的血洞,正在往外冒着血,医浑身颤抖着,无法下手,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治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在受到这样的伤害之后还能继续活着,还能战斗…廉颇倒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方才说道:“手别抖,您是要为我医治的,看到您手抖,我很害怕!”
医脸色惨白,完全笑不出来,他手忙脚乱的帮廉颇来包扎伤口。
廉颇一动不动的坐在城墙上,望着昏暗的天空,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再看到月亮了吧,等明日,蒙骜发起总攻,城池就要沦陷了,城内的士卒已经到了极致,自己也到达了一个极致,这城池,要守不住了…蒙骜这厮,越来越谨慎,到如今,都不肯再分兵,仗着自己的兵力优势不断的推进…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要是自己和他的位置调换一下,我两天就能打得他全军覆没…可恨啊,可恨啊,要是被蒙骜杀死,等见了信陵君,那厮又要挖苦自己了,他总是拿蒙骜来炫耀自己的战绩…廉颇看着月亮缓缓出现在半空之中,自己明明是如此的疲惫,却是完全睡不着,没有半点的困意。
木樨可卿
不过,廉颇并不觉得伤心,比起像乐毅,田单那样老死在病榻上,倒不如在战场上被杀死,这样的死法,自己反而是更能接受,嗯…一切就等明天的战事了。
次日来的很快,廉颇感受到第一缕的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脸上,他猛地睁开双眼,挣扎着便要站起身来,结果,他发现自己的腿失去了知觉,廉颇只能住着长矛,再次起身,他看到周围的士卒们望着远处,他们在大叫着什么,廉颇望向了远处,阳光有些刺眼,让他感觉到了恍惚,很快,他就看清了远处的情况。
远处漫山遍野的秦国营寨已经消失不见,到处都是那样的安静祥和,廉颇全力朝着远处眺望,也看不到一个秦人的踪影!廉颇瞪大了双眼,秦国这是退兵了?蒙骜都坚持了这么多天,为什么突然选择退兵呢?
此刻的蒙骜,却是退回了已经被秦国所攻占的城池内,并且派人在朝着赵国的各个方向上做好抵御的工作,原来,是赵国出兵了,魏王在派遣廉颇将军出去作战的同时,又令人带着礼物,前往拜见赵王,请求赵国能够救下魏国。魏王召集群臣,庞公,李牧,建信君等人都支持发兵救魏。
不过,赵国也遭受了灾害,不能派遣太多人,赵国只能做出召集大军的模样来给秦国施压,在冒进尝到了一次苦头之后,蒙骜决定不再继续推进,这次虽然没有能灭亡魏国,可是蒙骜已经攻占了魏国十几座城池,魏国的领土,已经快要跟韩国一样了,没有几个城池了。
在这里继续征战,很可能会被赵国切断后方补给,而秦国本身的耗费也很大,故而,蒙骜选择了见好就收。
在蒙骜选择退兵之后,赵国也停止了自己的军事行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廉颇却没有离开,他在巨阳又等待了一段时日,直到他得知蒙骜已经率领主力大军返回咸阳的消息,他这才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看来自己不能能如愿的死在战场上了。而士卒们将扶着廉颇将军上了马车,他们也离开了这里,前往大梁。这次的战争,彻底的将魏国从强国的位置上打了下来。
武羽修仙传
魏国所有富裕的领土,都几乎落在了秦人的手里,魏国再也办法像先王时期那样随意的出征他国,甚至,他们可能要依附赵,楚,齐这样的强国,才能保住自己…即使如此,魏王还是非常的开心,无论怎么说,魏国是保住了,他在大梁之外,亲自来迎接廉颇将军。
可惜,廉颇将军重伤,并不能起身来拜见魏王,魏王执意为廉颇将军所驾车,龙阳君也没有反对,在回到了大梁之后,魏王将山阳在内的诸多城池全部赏赐给了廉颇,加封为山阳君。廉颇这些天里,总是笑呵呵的,在征战了大半辈子之后,他终于在魏国得到了尊重。
赵王不喜欢他,如今的赵王也不喜欢他,可是魏王很欣赏他,他在魏国,终于得到了相应的尊敬,得到了很多的食邑,当然,廉颇所在意的,并不是食邑的多少,他所想要的,只是君王对自己足够的重视与信任…他无法忍受郑安国那样的小人都能成为封君,而自己战功赫赫却只能担任上卿。
燕国
剧辛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燕王,他摇着头,说道:“上君,不可,不可鲁莽行事。”,燕王大笑了起来,他不屑的问道:“您到底实在惧怕什么呢?先前赵国有廉颇这样的勇将,兵精粮足,可是如今呢?他们的士卒因为与马服君交战的缘故,士气大降,已不如从前…而他们国内又爆发了蝗灾,粮食也是没有多少了…”
“廉颇如今也不在赵国…那个唤作李牧的将军,只能打一打塞外的胡人,他又什么本事呢?”
燕王傲然的说着,而剧辛却说道:“虽说赵国遭受了灾害,可是燕国也并没有太多的粮食,也没有可以征伐赵国的实力…李牧这个人,是更加不能小看的,请您不要急着做出决定来啊。”,燕王有些恼怒的说道:“寡人听闻,秦国讨伐魏国,赵国以李牧为将,在西方抵御秦国…若是赵王调用李牧来抵御燕国,秦国作为我们的盟友,一定会出兵..您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呢?”
剧辛摇着头,正想要说些什么,燕王却是愤怒的说道:“寡人已经有了决定,无论您是否愿意…寡人都要出兵赵国,一雪前耻,让赵国交出那些被他们夺走的土地!那里的百姓们,还在等待着寡人派出军队来救下他们,而您,为什么要一再的阻挡寡人出兵呢?若是您畏惧,不敢作战,那寡人就另选他人来出战!”
燕王即刻看向了自己的大臣,剧辛随着他的目光看了看那些年轻人,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声,这才说道:“我并非是惧怕,若是上君真的想要讨伐赵国,那就让我来担任将军吧。”,燕王这才笑了起来,他说道:“您不要担心,寡人要从各地征发十万大军,来随您去讨伐赵国,粮食补给,寡人也一定补上,赵国绝对是拿不出这么多军队的。”
“可是…好吧,多谢上君。”
剧辛什么都没有说,燕王大概是觉得燕国必胜,他迅速在宫内设宴,来款待自己的大臣们,剧辛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离开了宴席,回到了家里,他这才将自己的孩子们叫到了面前,他看着自己的几个儿子,严肃的说道:“我将自己这辈子所知道的道理,都写在了这些竹简上,你们每人抄写一份,不能让这些失传了。”
“父亲??您这是….”
“不要问了,若是我这次战败被杀,你们不必为我复仇…沙场之上,各为其主,这并不是私仇,我带兵离开之后,你们可以辞掉自己的官位,然后离开燕国…”
剧辛的长子贺严肃的说道:“父亲,我听闻,自己苟全性命而让父亲陷入危境,这不是君子的做法,请允许我跟随在您的身边,若是战胜了对方,我愿意为您奏乐,若是战败了,我与您一同战死。”,剧辛看着自己的长子,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好,那你就来做我的副将,我们一同出征。”
剧辛其余的几个儿子也急忙请求一同出战,剧辛却是拒绝了。
“父亲..您说,赵王到底会让谁来担任将军呢?”
“庞煖。”
“庞公??他还活着??他不是您的朋友嘛?”
“是啊…他是我的朋友。”
ps:王五年,蒙骜攻魏之酸枣等二十城。建东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