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丹武毒尊 線上看-第兩千六百六十六章 覆盤鑒賞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说一个大概,那还是无妨的。当然,这等精简的说法,也是看似合理的。至于对方要怎么去揣度,那么就是他的事儿,和萧扬无关。
完美 世界 小說
BOSS好闷骚:萌妻,别乱撩
行天也表现的很是自然,对于这样的一个答复,也未曾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来。因为,这也是他揣摩最多的可能性。毕竟,这也是最大的可能性之一。
但是却不能因为玄伢的轻敌和大意,就完全否定这三人的实力。如果他们不够强的话,甚至是庸碌之辈,恐怕就算玄伢闹着玩儿,都可以把他们打得万劫不复。
“看来和你一战,那是势必要拿出十二分精神来,丝毫都不敢大意、分心的啊。”行天依旧笑容慢布。
也不知这个家伙是怎么想的,面对着自己的仇人,却表现的如同是老友重逢一般,好似有着很多的事情说不完。
现在就连萧扬都感觉到了莫大压力,因为行天越是这般表现的喜怒不形于色,那么此人就越是可怕。
而且从之前的一次交手中,萧扬也就意识到此人的可怕之处。不过那时候他的目光都放在玄剪一众人的身上,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他。
那曾想,在这短短时间里面,行天也已然成了一位大敌,甚至还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纵然行天的境界没有玄伢高,但他绝对会比玄伢更加难以对付。这一点,也是萧扬的忧心所在。
玄伢说白了,因为是万兽界数万年以来第一个踏足七阶的强者,所以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非常膨胀。再加之他的心境本就有所问题,还不自知,故此才会露出诸多破绽来。
纵然如此,他们三人联手,萧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将玄伢斩杀。
而眼前的这个行天,显然就是十分难缠的存在。
“当初为了逼迫你出来,我不惜放摩烙一条生路,的确也将你给引了出来,想不到你居然留有后手,还是让你跑了。”行天想起一些往事,也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
那的确是他失算了,原本以为万无一失,但那里知道,最后还是扑了个空,竹篮打水而已。
那时候佘云枫还安慰他,说只要让其露头,便就能够知晓一些跟脚。到时候对方想要再隐匿,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但是后来,他们设下了重重关卡,但还是没能够将萧扬找出来。
“后来你大获全胜,而我自然也就一败涂地了。”行天说着,也无奈的叹息一声。
那一场的胜负,在行天的心里面,也就成为了一个结。
而且对于这个结,他也坦然接受。双方其实都是有着优劣势所在,但是对方能够利用的更好,所以才取得胜利。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想的不够多,所以才会出现纰漏,让对方钻了空子。
萧扬只是坦然一笑,那一场布局下的争斗,在他看来并不是如此。只是他布局失败之后的待时而动罢了,说到底也是运气好些,他的赌运也很不错。
“我也很想知道,当时你怎么会想着留后手的。”行天坦然笑道。
虽然说,答案如何对于行天而言,显得也并不是那般重要。但是他还是想要知道一些细节,毕竟那也是过去之事,对于接下来的开战,也不会有影响,是可以知道的。
“很简单,我就觉得你们没追上摩烙就有些奇怪。恐怕你也觉得,我意识到那是一个鱼饵,也会冒险去咬钩。毕竟一位五阶的同盟,会让我在接下来的行动多一份助力。甚至,配合得好联合阴焰界,都有可能。”萧扬笑道。
行天颔首,当时他也的确吃准了这一点。
“而且我一直都在暗中行事,自认无比妥当,所以心中难免抱有侥幸心理,也就更加容易去咬饵,你也只需要静待结果便可。”萧扬道,
行天继续点头,对方能够将自己的布置吃的这么准,的确是厉害人物。
不过,这些恐怕都是后面复盘所琢磨出来的。
“但是我就觉得此事有些奇怪,但也不忍损失一位盟友,所以就必然要去试一试。但是,我本就身处于龙潭虎穴,就势必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萧扬继续说道。
听到这样的答案,顿时行天的脸色也是为之大变。
因为他没有想到,对方只是考虑着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便就能够全身而退,这让他还是有些没想到的。
以最为简单的想法破开这局,还当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后面在虬龙墓穴中,他们再度相遇,因为明珠公主忽然的爆发,让行天也没有再度将其留下。
甚至后面虬龙面世,到了最后关头萧扬才露面,那时候已经乱了,他也没能够抱守本心,向着机遇而去,所以他再败。
想着这些,行天的心中也觉得有些难受。
有时候的确有些不够理智,算计的也不够多,太过于自信,才会如此。
念着这些,行天也蓦然叹息一声,但是他的脸色却显得轻松许多,仿佛一些沉重的事情,已经变得释然,也不会再去纠结。
现在白剑也非常的好奇,这个行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到了现在,都还能保持一个淡定的状态。甚至,如今更是在计较着以前的得失胜败。
他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有的只是一些惋惜和自嘲的笑意罢了。
现在行天和萧扬说的这些,也是在对当初神难山脉所发生的事情进行一次复盘,看看他们各自的能耐罢了。
最后的情况如何,行天的心中也非常清楚,甚至他还有些无奈,自己居然输的有些可笑。
对手并没有用什么高明的手段,亦或是想的过于长远,而是用最为简单的计较做布局,便就完美的化解了这些危机。
有时候手段并不需要复杂,简单又如何?只要能用便可,何必顾虑太多?
“既然这第一场对局我输了,那么这第二场的战局,我可就不想再输了,同样也没有输的理由。”行天说着,也缓慢的站了起来,浑身都在散发着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