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g533优美小說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267章 逼功(二更)推薦-18l6n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他们脸色凝重而去。
随着离开他们离开,大殿内的气氛变得压抑。
贺知安弥勒般的脸庞再无笑容,反而严肃异常,看向周南风。
周南风叹口气:“肯定与烛阴司脱不开瓜葛。”
她们早不来晚不来,一来偏偏祈天台就毁了,说她们与之无关谁也不信。
“那徐智艺所致?”
“不可能,她剑法虽精绝,却没到那般程度,绝无可能!”
老祖宗的力量已经超乎世人想象,已经不是武功的层次,达到了神明之境。
玫瑰刺
那徐智艺再强也不可能毁得掉祈天台。
“那就是李澄空!”贺知安脸色阴沉,缓缓说道:“李澄空没飞升,还在南王府!”
“谷主……”
“我也不想相信这个!”贺知安脸色越发难看,摇摇头:“可事实已经摆在跟前,由不得我们不相信。”
热河战事
“真是李澄空?”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能!”贺知安冷笑道:“周傲霜厉害,袁紫烟厉害,还有南王府诸多高手也很强,可都不可能摧毁祈天台,唯有李澄空!李澄空他……”
他露出一丝迷茫。
他实在很好奇,李澄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摧毁祈天台,毁掉老祖宗的神像。
这已经超出武功的层次,到了不可想象的境界。
尤其是如今老祖宗的神像被毁,他们失去了最强大的倚仗,而李澄空犹在。
天幽谷……
想到这里,他心往下沉,抬头看向天空。
大殿顶挡住了天空,他来到大殿口,双掌合什朝天拜了两拜。
现在就看老祖宗的了,如果老祖宗显灵,能修好神像,重建联系而降下力量,还可一战。
若是……
那只有一条路了。
二胎奮鬥記 嘻寶
他想到这里,脸色越发沉重。
周南风也朝天拜了拜,沉重的道:“如果李澄空真没飞升,那就不太妙了。”
“嗯。”
“真要如此,神像没能修好,谷主,我们该如何?”
“周师弟你们觉得呢?”
“……加入烛阴司。”
另一人忙点头:“嗯,不错,那就只能加入烛阴司,或可保全,争取时间。”
“对。”周南风道:“只要争取到时间,能与老祖宗重新建立联系,那一切就好办了。”
海贼王之薇生风雨 黑崎
“为此,可以忍辱负重!”
“就怕没这么简单呐……”贺知安叹息。
李澄空岂能想不到这个?
他岂能眼睁睁看着天幽谷重新恢复?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天幽谷重振。
加入烛阴司之后,他们便任人鱼肉,无法反抗。
可不加入烛阴司,恐怕灭谷在即!
夺天造化经 灵虚道君
一个是慢刀子钝杀,一个是快刀斩下,后者没有机会,前者还有一线机会。
所以他们其实没有选择。
想到这里,他莫名的感觉到悲凉,堂堂的天幽谷,原本是打算成为天下第一,现在却连保全都难。
世事变幻之快当真让人猝不及防。
——
“袁妹妹,他们不会答应的。”叶秋飘飘而行,看向袁紫烟:“只是缓兵之计罢了。”
袁紫烟得意的一笑:“叶姐姐,冷姐姐,虽然你们能看透人心,可是嘛……”
“他们为何会答应?”叶秋笑道:“总不会无缘无故的答应吧?他在破阵符上做了文章。”
袁紫烟从怀中取出那块玉符,抛给徐智艺。
徐智艺手上闪过一道温润光泽,抛回给她:“好了。”
她已然抹去了玉符上的奇异力量。
幽冥剑法确实是天幽谷心法的克星,轻松压制,任其如何的幽奇莫测,她都感应得到,压得住。
袁紫烟收回罗袖,笑眯眯的道:“有老爷在,他们蹦跶不起来的,叶姐姐冷姐姐,你们太小瞧了老爷的威能。”
“教主根本没露面,他们还是判断教主飞升了。”
“老爷出手,怎么可能无效?”袁紫烟得意的道:“但凡出手,便应刃而解。”
冷露与叶秋若有所思。
第三天清晨时分,她们再次来到天幽谷对面的山峰,袁紫烟娇笑一声。
贺知安带着八个老者,两个中年男子,从云端降下,飘落到她们跟前。
我跟大爷去抓鬼 祁大内
“贺谷主,可有决定了?”
“袁司主,我们天幽谷加入烛阴司!”贺知安抱拳:“今后还望司主多多指教。”
袁紫烟笑盈盈的点头:“英明之举,甚好,欢迎加入烛阴司!”
她笑看叶秋与冷露。
两女若有所思的看着贺知安,又看向楼敬宇。
叶秋道:“不知我们能不能去祈天台看一眼?”
“……当然。”贺知安迟疑一下,迎上袁紫烟似笑非笑的眼神,心头一跳,缓缓答应。
若是不答应,那便不是真心加入烛阴司。
他读出袁紫烟眼神中的意思。
“那我们去看看吧。”冷露道。
痞妃掀桌:腹黑冷王太猖狂 令狐千血
一行人纵身而起,穿过云端,落到山巅的一座平台。
絕霸天下
四方平台,铺以白玉地面,雕栏围起,长约三十米,除了正中央的一个巨大雕像,再无他物。
干净整洁,一尘不染,这巨大雕像栩栩如生,仿佛一个巨人傲立于宇内。
雕像十米高,负手而立,衣衫飘飘,衣衫的褶皱都清晰雕出,观之如有风拂面。
雕像五官俊朗阴柔,负手看天,陷入思考。
“这是……”
“此乃我天幽谷第一代祖师雕像。”贺知安肃然道:“我天幽谷弟子无人不尊崇。”
“这位祖师已然飞升了吧?”袁紫烟笑道:“确实值得尊崇。”
“……是。”贺知安涩然点头。
这更能证明袁紫烟他们什么都知道,祖师与天幽谷的联系就是被李澄空所毁。
袁紫烟道:“天幽谷的秘传中,有与这位祖师相通的奇功吧?”
贺知安脸色平静,轻轻摇头。
袁紫烟轻笑:“明人跟前不说暗话,贺谷主,刺杀小王爷可不符特赦令,照理说,你们天幽谷是烛阴司的敌人,没资格进入烛阴司。”
贺知安心微沉。
“但我为何还是力排众议,答应你们进入烛阴司呢?”
“还请司主明示。”
“就是因为那套奇功。”袁紫烟笑道:“眼馋你们与老祖宗相通的那门奇功。”
贺知安皱眉道:“司主恐怕弄错了,我们真不知有这种奇功。”
“唔,看来贺谷主还没想明白。”袁紫烟轻轻摇头:“看贺谷主你是聪明人,怎犯起糊涂了!”
“愿闻其详。”贺知安不动声色。
袁紫烟叹道:“你们这门奇功确实是神妙,可再神妙,也要看能不能练,是不是?”
贺知安沉吟。
“想想看吧,别人即使得了这奇功,有用吗?”
贺知安心下暗道没用。
可这话不能说,否则就明白无误的说有此奇功了。
不承认还有一点儿缓和余地,承认那真没办法缓和了,天幽谷的处境现在是任人鱼肉。
他憋屈之余,仍不失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