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等到路灯光芒相继熄灭,周围变得一片漆黑,商见曜抬起右手,捏了捏两侧太阳穴。
他完全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
这一次,他出现的地方不是“群星大厅”,而是那片流动微光的虚幻大海。
他的前方有一座不大的岛屿,上面泥土深褐,怪石嶙峋,没有一点生命痕迹存在。
这是商见曜进入“起源之海”后,遇到的第一座岛屿。
按照古物学者杜衡的说法,这对应每个人心里潜藏的恐惧,不同的觉醒者遇到的“岛屿”绝对不会相同,数量也同样如此。
商见曜已经在这里逗留了很多天,依旧没能战胜这座“岛屿”。
岛上没有怪物,而是存在一种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
商见曜一旦攀爬上去,眼前所有的光芒都会消失,耳中也不再有任何声音。
在岛屿上,他仿佛处在一个黑暗的、紧闭的、怪异的房间内,不仅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让商见曜甚至无法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只觉黑暗和寂静仿佛化成了实质,在缓慢地侵蚀自己的心灵。
他每次都无法在岛屿上停留太久,总是因为精神崩溃,极端恐惧,接近疯狂而退出。
如果不是古物学者杜衡讲过“起源之海”和不同岛屿的意义,商见曜肯定已放弃尝试,转而在漫无边际的大海内寻找别的岛屿。
他相信,绕过这里就意味着自己被内心的恐惧击败,觉醒者能力大概率不会再有提升和变化了。
凝望了那座岛屿一阵,商见曜按照预定的计划,低下脑袋,看向虚幻水波中若隐若现的自己。
他犹豫了几秒,眼眸逐渐幽深:
“他们是‘盘古生物’的员工,我也是‘盘古生物’的员工;
“他们很年轻,我也很年轻;
“他们的父母就在身旁,所以……”
商见曜顿了顿,自己做出了回答:
“所以,我的父母也在身旁。”
载水伊芳
他的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柔和的、安心的笑容。
没再浪费时间,商见曜双手攀住岛屿边缘的岩石,直接翻了上去。
三生三世艳莲杀
因为“起源之海”本质虚幻,所以,他衣物并没有变得湿漉漉的,头发上也没有水珠滴露。
商见曜双脚刚刚落地,眼前顿时变得一片漆黑,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
这既让他有空间狭窄随时会触碰到边缘的感觉,又莫名害怕起黑暗深处藏着未知的危险。
“喂!你好吗?”商见曜试图大声说话,但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这一刻,他仿佛被世界遗弃,丢在了无人问津极端恐怖的地方。
商见曜试探着迈步,用行走来化解心中逐渐升起的恐惧和不安。
可是,无论他怎么安抚自己,那团“黑暗”依旧在缓慢地、不可遏制地侵蚀他的心灵。
商见曜缩了缩身体,似乎在寂静无人的黑暗之地找到了一点依靠。
这让他比往常坚持得更久,可到了后来,身边只有空气的事实还是让他怅然若失,心跳加快,神情逐渐动摇。
“假的……”商见曜突然低语了一句。
他额头飞快沁出了冷汗,双膝缓缓弯曲,整个人蹲了下去,环抱住自己。
…………
196号房间内,商见曜睁开了眼睛。
他大口喘着气,环顾起四周。
房间内一片黑暗,外面寂静无声。
商见曜忙反手从枕头底下拿出自己的电筒,推动了按钮。
元鼎仙尊 醉浓
一道光柱射出,照在了对面的墙壁上,照亮了挂在膨胀螺丝上的衣物和旁边的洗手台。
看着这偏黄的光芒,商见曜的呼吸渐渐平稳。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他关掉电筒,拉上被子,进入了沉眠。
不知过了多久,商见曜被一阵敲门声唤醒。
那敲门声重复了三遍,逐渐远去。
商见曜知道,这是“生命祭礼”教团的成员在告诉自己,聚会时间快到了。
——对于没有手表,距离街上挂钟又较远的成员,“生命祭礼”教团会派能掌握时间的人做出提醒。
至于听到了敲门声后,不愿意起床,或者因各种缘由不想参加本次聚会,那就是自己的事情。
如果提前就已做出不参加决定,或者家里有不方便知道类似事情的客人留宿,那在熄灯前擦掉门下方的粉笔涂鸦就行了,那样一来,将不会有人敲门。
商见曜迅速翻身下床,洗了把脸,认真刷了刷牙。
然后,他披上暗绿色棉大衣,拿着电筒,直奔附近公共厕所,方便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商见曜才沿着熟悉的道路,来到位于A区35号的李桢家。
咚咚咚,商见曜轻敲了房门三下。
很快,门口传出了一道刻意压着的嗓音:
“生命最重。”
商见曜非常熟练地回应道:
“新生如日。”
轻微的动静里,房门飞快后敞,内里的昏黄光芒流淌了出来。
眼角微微上挑的李桢打量了商见曜一眼,露出微笑道:
“进来吧。”
她迅速让开身体,让商见曜走入了房间。
“等会可得给我们讲讲外面真实的样子。”李桢边开门,边笑着寒暄道。
“好的,李阿姨。”商见曜非常有礼貌。
李桢随意指了个位置:
“坐吧,快开始了,你来的有点迟啊。”
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还没真正到聚会的时间点。
商见曜认真解释道:
“我先刷了牙。”
“……”李桢笑容略显僵硬地点头,“好,很好。”
商见曜这才走向那根小板凳,坐了下去。
那板凳较矮,对他这个身高的人来说,必须尽量把双脚蜷缩起来,才能让屁股完整安放。
见他坐姿明显不太舒服,早已到达的沈度站了起来:
“我们换个位置吧。”
“谢谢沈叔叔。”商见曜没有客气。
重新坐好后,他环顾了一圈,和别的成员打起招呼。
他已参加类似的教团聚会好几次,和本楼层的所有成员都不陌生。
又等待了一阵,“引导者”任洁从通向内卧的房间出来,走到了大床与衣柜、橱柜之间。
“小商回来了啊?”身穿涤纶衬衣的任洁轻轻颔首,笑着问候了一声。
商见曜立刻回答道:
“赞美您的宽容!”
“……”任洁愣了好几秒才明白过来商见曜的意思是多谢司命眷顾,终于平安返回。
她勉强笑道:
“不用这么正式,只是普通的聊天。”
不等商见曜回应,她表情一肃道:
“下面正式开始布道,今天的内容是死亡。
“生命终将逝去,就像树叶总会变黄,掉落于地……”
商见曜突然举了下手。
“有什么问题?”任洁颇有点担心地问道。
她以为商见曜发现了什么异常之处。
商见曜起身说道:
“很多树的树叶不会变黄……”
任洁脸庞肌肉抽动了一下,打断了他的陈述:
“这只是一个比喻。
“类似的问题等到布道完再提,好好听,不要说话。”
“嗯。”商见曜略有些失望地坐了下去。
之后,他表情非常专注地听着任洁布道,只是眼神似乎有点放空,缺乏焦点。
没用多久,任洁结束了布道,对在座所有成员道:
“接下来是倾述阶段,你们可以将内心的烦恼告诉兄弟姐妹们,从他们那里汲取力量……”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死死盯着商见曜,用目光压制这家伙,不让他开口。
她记得第一次说类似话语的时候,商见曜冷不丁就插了句嘴:
“不止是兄弟姐妹,还是叔叔阿姨。”
等到说完,确定商见曜已没法插话,任洁悄然松了口气。
下一秒,商见曜主动举手,分享起内心的烦恼:
“现在有点饿了。”
“下一个。”任洁毫不犹豫就回应道。
一位二十来岁的女性抿了下嘴唇道:
“我们‘物资供应市场’的主管王亚飞一直在支持建立‘生育中心’,认为这能减少女员工请假的借口,认为这能让夫妻双方的感情变得更好。
“我知道这是个人的意见,不能代表什么,但总忍不住和他争辩,而他,而他竟然找了个借口,把我调离了原本的岗位,放到了最辛苦的清洁岗……”
任洁静静听完,抬起双臂,做摇晃婴儿状:
“神会惩罚罪人的。”
她没再多说,对沈度道:
“该你了。”
沈度挠了挠头发:
“我家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
接下来,各位成员分享起诸如亲人死亡、丈夫粗暴、妻子冷淡、小孩顽皮、工作不顺心的烦恼,都得到了其他人的共同安慰。
到了最后,任洁回到原本的位置,朝向教团众位成员道:
“下面,领受圣餐。”
商见曜的腰背顿时挺得笔直,眼睛炯炯有神。
很快,任洁和李桢从里面的房间出来,一个抱着圆柱形半透明容器,一个端着各种餐具。
那容器内装满了白色的、粘稠的液体。
任洁最先来到商见曜面前,往他手里的饭盒内舀了一勺液体:
“这是今天的圣餐,酸奶。”
商见曜轻吸了口气,异常虔诚地回应道:
“赞美您的宽容!”
PS:第三更求月票~